搜索

页面版权归中山市百怡饮料有限公司 仿冒必究

粤ICP备1109238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中山

浏览导航

为什么说乳酸菌是饲用微生物中无可争辩的主角菌种

浏览量

 

  为什么我用了很多饲用微生物添加剂,效果都不理想呢,其实原因很简单,里面可能没有乳酸菌。

  缺少乳酸菌的饲用微生物添加剂,就等于是看一场戏剧,但主角却始终没有出场,这非常让人遗憾。

  为什么说乳酸菌是饲用微生物中无可争辩、当之无愧的主角菌种

  第一:在政府政策上,乳酸菌占据重要的地位,无论是保健还是促长,或代替抗生素使用,乳酸菌才是饲用微生物中无可争辩、当之无愧的主角。农业部1126号公告公布的允许使用的16种饲用微生物菌株中,就有11种是乳酸菌类,占68.75%的比例;1989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和美国饲料公定协会(AAFCO)公布了44种“可直接饲喂且通常认为是安全的微生物(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GRAS)”作为微生态制剂的出发菌株,主要有细菌(bacteria)、酵母(yeast)和真菌(fungi),其中乳酸菌28种,占63.64%的比例,可见乳酸菌的重要性,乳酸菌中又以动物原籍菌最为重要,如其中的乳酸粪肠球菌、屎肠球菌、双歧乳杆菌、乳酸肠球菌等是动物的肠道原籍菌,但市场上却难以找到优质饲用乳酸菌的踪迹,目前充斥市场的饲用微生物添加剂几乎均为芽孢杆菌和酵母菌等;;

  

 

  第二:在参考人类直接食用的微生物制剂中,几乎均为乳酸菌制剂,包括在乳制品中、酸乳生产中、和食品添加剂中使用,售价均在4000~6000元/公斤左右,但均必须贮存于冷库中,运输也必须使用冷藏车运输,消费者购买后,必须贮存于冰箱内,并在规定的几天内食用完毕。

  还极少有报道人类食用乳酸菌外的其他菌株,但地衣芽孢杆菌用于“整肠生”是个例外,同时,日本纳豆生产中使用了纳豆芽孢杆菌,除此之外,乳酸菌之外的菌株极少作为人类食用的微生物添加剂来生产。

  至于酵母片,则根本不是微生物添加剂,其主要功能是用来补充维生素B,类似于复合维生素B的功能,也不是象人们所说的帮助消化的作用(这是个极大的误解),其中的酵母菌也多是死的或极弱活力的,所以,也更不是活菌制剂,没有肠道生理调节功能,过量使用反而会引发腹泻。

  可供食用或动物用的乳酸菌有数十种之多,均可调节肠胃微生态平衡,调理肠道生理环境,增强黏膜免疫和体液免疫力,占位性抑制和分泌生物抗菌素(如乳酸链球菌素)来抑制有害病菌,酸化肠道,提高消化酶活力,提高食物消化率,提高健康水平,提高SOD酶活力,消除体内自由基,通过乳酸菌的活动,并可为动物提供维生素营养,并帮助消化蛋白质类营养,从而从整体上提高动物健康水平,提高饲料消化吸收率。

  乳酸菌中,又以动物肠道原籍菌的效果最佳,农业部允许使用的11种乳酸菌中,仅有乳酸粪肠球菌、屎肠球菌、两歧双歧杆菌和乳酸肠球菌;

  第三:从在动物肠道中定植能力上看,也只有原籍乳酸菌有定植功能,首先只有乳酸菌才是动物肠黏膜中的常驻菌,或叫原籍菌,可定植于肠黏膜中,牢固地定植于肠道上皮细胞中,所带来的养殖上的直接效益就是:

  ① 有定植功能的原籍乳酸菌添加剂,在饲料中的使用量极少,因为它能定植于肠道上皮细胞,不会大量流失或随着粪便排泄出来,甚至能在定植点不断繁殖增长,所以,所需要的添加量极少,以乳酸粪肠球菌为例,只要保证饲料中含活菌50万个/克,即有非常好的效果。

  ② 原籍乳酸菌与动物的相容性非常好,抗原性低,在饲料中的添加量是多多益善,不象其他非原籍益生菌,抗原性强,使用量过多反而会过度诱发抗体产生,浪费免疫资源,无谓消耗饲料营养;

  ③ 正是由于原籍乳酸菌与动物肠道上皮细胞的牢固结合,从而排斥了病原菌附着点,在调节黏膜微生态平衡中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并原位刺激动物免疫系统的发育完善;

  很多乳酸菌是人体和动物体内最重要的原籍菌,其中常见的原籍乳酸菌有:双岐乳杆菌、乳酸粪肠球菌、屎肠球菌、乳酸肠球菌等,原籍乳酸菌是指在长期进化过程中,已根植于动物肠黏膜中的乳酸菌类,其细胞往往一端定植于宿主黏膜上皮细胞表面和隐窝微生境内的菌群(当然绝大多数是原籍菌群),与宿主的胃肠黏膜细胞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上世纪初就曾观察到一些微生物,如螺旋体和乳杆菌等与正常动物的胃肠上皮细胞表面紧密相连。用扫描电镜观察后表明,在小鼠和大鼠胃的非分泌性磷状上皮细胞表面有大量的乳杆菌,有的似乎根植于上皮细胞内,只有半截留在外面。类似的情况还见于鸡、猪、羊、猴和人的胃肠道。用电子显微镜观察表明,在细菌黏附到上皮细胞表面后,多数上皮细胞并不发生形态学变化。虽然细菌黏附部位的上皮细胞膜依然是完整的,但黏附细胞的形态却发生了明显的改变,细胞浆特异性地包围着插入的菌体。螺旋体和螺旋菌也使恒河猴的结肠上皮细胞发生超显微结构的改变。菌体一端插入上皮细胞膜后,在上皮细胞表面形成一个小窝,定植部位的微绒毛被破坏,刷状体末端网状结构减少。

  反之,芽孢杆菌和酵母菌均没有定植功能。

  第四:也只有原籍乳酸菌才能在肠黏膜上形成天然乳酸菌保护屏障,抵御外来侵害;

  原籍乳酸菌在肠道上皮细胞定植后,连成一片,从而可形成肠黏膜保护屏障膜,肠黏膜是还是饲料中抗原(细菌、病毒、寄生虫及霉菌毒素)入侵身体的初始位置,所以黏膜系统是抵抗病原的第一道防线,其上密布各种淋巴组织、派亚氏腺体及免疫细胞等,所以黏膜系统是执行特异性免疫的重要场所。

  粪肠球菌可以肠黏膜表面形成一层保护屏障,牢固地占据肠黏膜的定植点,从而竞争性地抑制有害细菌或病原菌的侵害,同时,分泌肽类生物抗菌素,抑制病原菌的繁殖生长,乳酸粪肠球菌由于含有和致病性粪肠球菌或大肠杆菌相类似的细胞壁成分,所以,可强烈激发动物机体产生免疫抗体,增强免疫功能,刺激免疫反应,提高动物的抗病力。

  反之非原籍菌(即目前市场上的主流直接饲用微生物产品,芽孢杆菌和酵母菌为主)由于定植能力差,无法形成有效屏障膜,但可以刺激免疫系统产生抗体作用。

  第五:无论从食用安全性上,或在动物体内厌氧环境中繁殖速度上讲,乳酸菌都是无可争辩的主角菌,乳酸菌是世界公认的安全的可食用的有益菌类,而乳酸粪肠球菌却是最有潜力代替抗生素添加于饲料中的菌株,这是最重要的,因为乳酸粪肠球菌的世代繁殖速度只有19分钟左右,与大肠杆菌的世代繁殖速度相当,所以,是最有可能在肠道中与大肠杆菌、沙门氏菌抗争的菌株。

  至于其他菌类如芽孢杆菌类、酵母菌类,要在动物肠道内的厌氧环境中生长,是根本难以和乳酸菌特别是原籍乳酸菌相提并论的。

  第六:只有乳酸菌可在肠道中产大量的乳酸,起到酸化肠道的作用,并以此抑制大肠杆菌等有害细菌,目前酸化剂已是成型产品,乳酸菌具有同样的酸化肠道的作用,降低肠道PH也有利于各类消化酶的活力的提高和激活,特别是仔猪等幼小动物,其消化系统发育迟缓,早期消化道中酸度偏低,乳酸菌的添加能有力地促进消化系统的发育进程,并促进肠绒毛的发育和修复肠黏膜的损伤。

  作为动物肠道原籍菌的乳酸粪肠球菌的优势是只产生L-型乳酸,而其他乳酸菌往往产生L-型和D-型乳酸的混合物,而只有L-型乳酸才是具有生是活性的乳酸;

  反之,目前市场上的主流的直接饲用微生物产品基本不是乳酸菌,而是芽孢杆菌或酵母菌。

  第七:动物科学家们非常重视动物肠黏膜中乳酸菌的活性,往往将乳酸菌在肠道特别是肠黏膜中的分布和数量,作为动物是否健康的重要依据来研究,间接地说明了乳酸菌在动物肠黏膜中的重要性;

  关注药物添加剂对动物肠道中乳酸菌的影响是畜牧科研的常态,人类每推出一种新型药物添加剂,必定要研究这种添加剂对动物肠道中乳酸菌等原籍菌的影响,如果这种药物能严重影响到肠道中乳酸菌的繁殖和数量,则说明药物的副作用比较大,换句话说,肠道中乳酸菌的含量已成为药物添加剂研究中关注的一种重点之一,这也间接地说明了,乳酸菌在动物体内的地位的重要性。

  第八:乳酸菌是世界公认的可食用的有益菌类,也是最有潜力代替抗生素添加于饲料中的菌株

  人类面对抗生素的日渐无能为力的现状,正在不断寻求新的更加有效的生物抗菌产品,世界发达国家首先认识并开创了以使用乳酸菌为代表的免疫疗法革命。瑞典科学家研究发布的结果是,治疗胃和大肠炎症时直接喝乳酸菌比用抗生素更好,危险性几乎为零。而在日本,乳酸菌制品已占日本乳制品市场的85%以上,二十年来日本青年平均身高增加15厘米,人口平均寿命达85岁,居世界第一位。这都是乳酸菌制品所带来的直接健康功效。

  第九:乳酸菌调节动物肠道特别是肠黏膜中的微生态平衡的功能,具有其他菌类无法替代的功效。

  说到底,无论是人用还是饲用微生物添加剂,主要还是通过体内微生态平衡调节,来起作用的,这里,肠黏膜内的调节最为重要,而乳酸菌在其中的角色不可或缺。

  动物肠黏膜中的常驻微生物,除了原籍乳酸菌外,其实还有大肠杆菌、沙门氏菌等条件性致病的常驻菌,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些原籍菌,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形成了和平共处的机制,并对动物的免疫系统,和免疫机制起到良性的促进作用,没有条件致病菌的刺激,免疫系统的发育也是不健全的,这就象注射疫苗的原因相似,弱毒性(或灭活菌)的病毒或病菌往往能快速刺激动物免疫系统的发育完善,和快速刺激抗体的产生;

  其实,大部分的猪场特别是种猪群内,均存在大量的病毒和病菌源,或叫内源性病毒病菌,如大肠杆菌,沙门氏菌,副猪嗜血杆菌,致病性链球菌……,但并不一定会得病,(就如一个乙肝带毒的人,只要调节控制得好,一辈子都不会发病),有时候,反而起到促进免疫系统的完善,在这时,一个稳定的调节和制衡作用是不可缺少的。

  例如前面所述,乳酸粪肠球菌可在肠内形成生物薄膜附着在肠道粘膜上,可以在肠道黏膜内发育、生长、繁殖;并形成一道抗病原的屏障膜,排斥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及其他等有害细菌;此为占位排斥作用,也叫定植抗力;从而起到平衡肠黏膜系统中病原微生物和有益微生物之间的平衡,科学研究表明,肠道系统中的条件性致病微生物(病原菌和病毒等),起到了强烈的刺激动物抗体和免疫力增强的作用,增强的动物的抗病力,但病原菌和病毒的存在却并不一定会致病,这其中动物肠道特别是肠黏膜中的原籍有益细菌起到了关键的平衡作用,特别是乳酸粪肠球菌等原籍菌的作用不可或缺;

  您必须知道的是:猪的肠黏膜表面积非常巨大,由数量巨大的肠绒毛和黏膜隐窝组成,如果全部摊开来,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肠黏膜表面粘附的微生物数量有1014细菌细胞(而人体或动物体细胞仅为1013),肠道黏膜中微生物重量足有1000g。肠道微生物与肠道黏膜免疫的关系十分密切,也是近年来免疫学及相关科学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并取得了重要进展。肠黏膜系统中微生物的平衡调节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外加有益菌对显著提高肠黏膜的免疫功能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遗憾的是,市场上的绝大多数饲用微生物产品,很难找到乳酸菌的踪迹

  这不能不让人感慨万千,我国发展饲用微生物这么多年,如果您是饲料厂,想进一些乳酸菌类的微生物添加剂,几乎是求货无门,即便是找到了几家供应生产商,也是菌数极低,性价比太低,冻干粉往往是食品级的,几千元一公斤,且易失活,例如植物乳杆菌1000亿/克产品售价在4000~5000元/公斤,嗜酸乳杆菌1000亿/克也在3000元/公斤以上,基本上来说,在饲料中没有应用价值,这三种冻干粉在夏天室内保存几天就全死光。

  一般饲料厂用不起,同时,乳酸菌不耐贮存,容易失活,在产品运输贮存、饲料厂的加工混合操作过程中、以及制粒操作过程中,基本损失殆尽,甚至无一活菌,所以,这类乳酸菌在市场上几乎无货可供。究其原因,主要还是生产技术不过关,保存运输过程中损失大,包埋保护技术不成熟等;

  有时候,您自认为引进了乳酸菌,但建议您多一个心眼,自己检测一下,也许您引进的乳酸菌根本就是零含量。我公司免费培训乳酸菌检测鉴别技术。

  目前人类食用的活性乳酸菌产品,在运输,售卖,食用等三个环节中,都需要冷藏,保持在5℃以内的条件下运输贮存和食用,一旦放置于常温下,几天内全部失活,这实际上也是饲用微生物制剂中没有乳酸菌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因为动物饲用的乳酸菌,没有人愿意大规模地冷藏运输,冷藏贮存,冷藏使用。

  如需了解更多详情,请登陆网站:www.blenz-drink.com官网

上一篇: